你好, 網站地圖
卡車之家,商用車互動服務平臺 全國
選擇地區
全國 北京 河北 江蘇 浙江 山東 河南 廣東 上海 四川 重慶 山西
掃碼下載APP

微信掃一掃下載詳情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詳情

輕卡 重卡 微車 牽引車 載貨車 自卸車 皮卡 掛車 專用車 總成/配件 電動車
卡車之家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卡車新聞 > 業界動態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卡車之家
postmalone

大家好

前段時間,青年汽車集團日前被申請破產清算,該申請被法院駁回。

法院認為,青年汽車集團及關聯公司以生產、銷售新能源汽車為主,該行業屬于國家扶持行業。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青年汽車系列企業的部分核心資源具備營運價值,青年集團仍在繼續經營,不存在資產完全不能變現的情況;雖然青年汽車集團存在一定的清償困難,但存在通過自行協商、政府幫扶、引入投資等方式清償債務的可能。

目前公司多位高管龐青年、王淑丹等股權已被法院凍結。

遙想今年5月底,《南陽日報》還在頭版發布新聞稱,“水氫發動機在南陽下線,意味著車載水可以實時制取氫氣,車輛只需加水即可行駛,并獲得了市委點贊。”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南陽日報圖

這則新聞一經發布,便引發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大家關注的點并不是這項技術有多先進,而是這項本經不起推敲的技術,不單單得到了當地官方的站臺,而且據說這項技術所在的南陽項目獲得了總投資額83.16億元,其中南陽市平臺出資40億元(后期和其余投資者均對此否認)。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龐青年

而在這次輿論漩渦里的核心人物則是青年汽車的負責人——龐青年。

為什么社會會在水氫事件發生后迅速認定青年汽車的水氫發動機是一個騙局?

這與龐青年以及青年汽車背后的大量的失敗項目建設脫不了關系。

多年以來,龐青年帶領的青年汽車以項目建設研發為幌子,通過參與各地的招商引資,以極快的速度在各地進行項目建設。據不完全統計,青年汽車從1995年起,就開始以各種合資、收購的方式,獲得了客車、重卡、轎車等多個品牌的生產制造資格,而通過這些生產資格順利的獲得了多達9個地方的招商引資項目。

但時至今日,龐青年帶領的青年汽車的投資項目鮮有成功的案例,大多數項目卻落得爛尾收場。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青年汽車背負多宗案件。

更要命的是在青年汽車的各地項目建設爛尾后,還被多地追討投資以及附帶的煤礦、用地等。單純在2009-2011年期間,青年汽車即通過投資項目換取當地的煤礦,然后轉手就賣掉,中間套取了非常可觀的差價,同時還被多地送上審判桌。

細看龐青年的創業經歷,除了一開始的自行車輪胎廠和豪華客車,這兩個案例算得上是真正的白手起家的創業外,后面一系列的項目建設都是以項目換投資、資源的套路,給小編的感覺都是借地方的錢和資源,投資建設自己的事業,而且還不保證能成。

龐青年的這一系列精明的操作,坑了不少的地方

龐青年人物經歷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龐青年生于1958年,年輕的時候放過牛、賣過茶,為人愛鉆研、愛折騰、做事情也有魄力和大膽。

在20世紀80年代,國內汽車工業開始蓬勃發展,而這一切與身在浙江鄉鎮的龐青年并沒有多大的關系。

他選擇了一項離普通人更為接近的產業,辦起了一家小化工廠,專門生產自行車輪胎。可能是這個廠的經歷,讓龐青年的視野慢慢打開,同時也為他累積下了一定的資本,為后面龐青年的創業提供了可能性。

上世紀90年代中期,中國經濟處于快速發展的階段,汽車也開始走入尋常百姓家,已經靠生產自行車輪胎賺到第一桶金的龐青年也閑不住了。

特別是看到國內經濟蓬勃發展,客運市場勢必會需求大增,國內對高端車型的需求開始逐漸增長,因此龐青年認為高端客車有得做。

當時這么想其實是對的,那個年代國內生產制造的水平較為薄弱,而當時的人們已經開始想要一些高品質的產品,這與龐青年的想法不謀而合。

首次造車 失敗告終

龐青年要做高端客車,要造單價100萬以上的車,在當時的人看來,一家鄉鎮做自行車輪胎的企業要做大巴,簡直就是天馬行空。

1995年,龐青年與北京北方公司合資成立了金華北方福來汽車公司,生產高檔客車,不過,在1995年到1998年,金華北方福來汽車公司三年僅生產了8輛豪華客車,隨后逐漸走向破產邊緣,第一次造車宣告失敗。

引進德國尼奧普蘭客車技術 最高占據了國內70%以上豪華客車市場

1999年,龐青年通過股權并購,收購了金華北方福來汽車公司,并于2001年成立金華尼奧普蘭車輛有限公司。

在合作之前,龐青年幾經周折才與德國著名客車制造商尼奧普蘭公司達成合作,并把時任尼奧普蘭總工程師的卡爾亨茨.大衛留了下來,為龐青年的高端客車事業提供了寶貴的技術基礎。

這時的龐青年確實具備了實干家的能力,以一家近乎“一窮二白”的企業吸引到當時已經相當成功的高端客車制造企業的青睞。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青年客車

2001年1月9日,青年汽車集團有限公司成立,隨后,龐青年花了三年時間,使尼奧普蘭系列客車占據中國豪華客車近70%的市場份額。高峰時期,金華青年尼奧普蘭客車年銷量達到5000輛。

這也是龐青年為數不過成功的企業之一了,在青年汽車隨后的擴張當中,龐青年的運氣就沒這么好了。在經歷了尼奧普蘭客車的成功合作后,龐青年也想把這樣的方式復制到重卡、轎車領域,但事與愿違,青年汽車后面的重卡、轎車項目均已失敗告終,而且還牽扯到多地的項目建設爛尾,用焦頭爛額來形容并不為過。

失敗項目一:青年曼重卡

客車事業的成功,給了龐青年更多的底氣以及資金,促使這個愛折騰的人想把青年汽車的版圖再往外擴張,這次他瞄準的是卡車。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德國曼

依靠德國曼與尼奧普蘭公司的母子關系,青年汽車又搭上了德國曼,有了尼奧普蘭客車的合作經驗,德國曼重卡的合作相對來說比較順利就達成了。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青年

2004年8月,青年曼引進世界一流的MAN重卡技術,是當時德國MAN在中國唯一的整體商標使用方和在中國的生產基地。

客車的成功,只給了龐青年制造卡車的信心。雖然引進的是一流的產品和技術,但當時青年曼重卡主要是以CKD的形式生產制造,總成和零部件都需要外購,導致生產成本居高不下以及青年曼卡車高昂的售價。

青年曼重卡并沒有延續青年客車的勢頭,在國內重卡領域的占有率非常低,而產品銷售所得的利潤也僅夠維持企業正常運轉。因此沒過幾年就已經開始爛尾。這主要是因為兩者的合作方式并不是采用技術引進的方式,而是單純的CKD,難以培養出能掌握重卡技術的人員。

實際上,青年汽車的重卡項目可以看作是曼在中國建立的一個組裝廠,青年汽車并沒有得到相關的技術資料,也難以培養自己的重卡制造技術方面的人才,

隨著該許可證項目執行結束后,目前青年汽車已經無權繼續使用曼的商標組裝卡車,2013年左右,伴隨著石嘴山工廠的停工,青年曼重卡的生產也隨之停止,今天的青年曼與德國曼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關系,現在的青年卡車,只能自力更生,但本身積累就少的技術還能吃多久呢?

當年的青年曼卡除了價高、沒有自主技術以及賣不動外,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在青年曼急需降低成本提高銷售量的時候,龐青年卻一直想著快速擴充產能,到處去圈地,給人留下來造車囤地的感覺,石嘴山項目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后面再談。

失敗項目二:蓮花汽車

在青年客車剛站穩腳跟之時,龐青年在向卡車行業擴張的同時又把目光放到了乘用車上。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2004年3月,龐青年的青年汽車入主貴航云雀汽車,獲得了轎車生產資質,并引進富士重工技術以振興云雀汽車。但無奈云雀汽車的市場表現實在太差,日本富士重卡在青年汽車入主貴航云雀三個月后,正式放棄“云雀”品牌。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2006年,青年汽車又與馬來西亞寶騰合作,購買后者控股的蓮花工程公司產品技術來生產汽車。2007年底,龐青年正式將“云雀汽車”更名為“青年蓮花”。

然而由于青年蓮花生產額產品質量問題多且得不到解決,2012年青年蓮花與英國蓮花工程公司的合作也走到了盡頭,青年蓮花徹底失去了技術支持。

據當時中國經營報報道,自2013年開始,青年汽車實際控制人龐青年被警方以涉嫌詐騙刑事立案;青年蓮花在2014年被爆出資金緊張,大規模停產;2017年,青年蓮花汽車被債權人申請破產清算。

失敗項目三:收購薩博

收購,當時已經成為了龐青年快速擴大規模的重要做法,前有收購北京北方車輛廠企業,以獲得客車的生產資質,后又收購貴航云雀,獲得乘用車生產資質,兩者都是收購后再想辦法引進國外的產品。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薩博汽車

當時的青年汽車有了與蓮花的合作經驗,變得更加的雄心勃勃,希望自己像吉利收購沃爾沃一樣,將企業規模進一步擴大。

2011年2月,青年汽車高調宣布與瑞典汽車談判并購合資事宜;5月,青年汽車聯合龐大集團與瑞典薩博汽車公司商談并購合資事宜。

但薩博背后的持有者關系錯綜復雜,老東家是通用、大東家則是瑞典飛機有限公司,另外還包括了青年、華泰、中日電動車聯盟、印度馬恒達等眾多買家的加入,讓薩博始終掌握主導權,導致價格水漲船高。

同時更重要的是通用汽車在背后的動作,一直不希望薩博的核心知識產權落入青年汽車之手,如此一來,青年汽車收購薩博的事情宣告失敗。

收購薩博的失敗,也變相導致了青年汽車與鄂爾多斯的項目投資失敗,更是與當地產生了糾紛。

青年汽車在客車行業剛站穩腳跟的時候,就開始快速切入卡車和乘用車行業,在現在來看也是非常激進的做法,典型的步子大了扯著蛋。而這一切對于龐青年來說則是這名實干家墜落的開始,同時也是一連串于各地項目建設失敗的起源。

13年時間 操盤超過9個項目均告失敗

從2005年起,青年汽車以青年曼重卡、青年蓮花以及薩博這幾個項目,在全國各地以合資的方式進行項目建設。

而到了2009年,更是青年汽車一個瘋狂的擴張期,期間提出的444億項目,欲在全國建立十大生產基地,投資的地方設計濟南、泰安、連云港、石嘴山、鄂爾多斯、海寧、六盤水等。

但翻看多年以來青年汽車的在各地的項目建設情況來看,有關青年汽車的項目建設大多以失敗告終,而最終受害的也是來自投資方的地方和投資人,錢、地兩失的并不止一個。

第一次 入主云雀

2004年,龐青年入主貴航云雀,獲得轎車生產資質,但由于銷量實在太差,僅僅過了三個月,青年汽車引進的富士重工即放棄對云雀汽車的技術支持,三年后云雀汽車也徹底消失了,只給青年汽車留下了生產資質。

隨后用來生產青年蓮花轎車,但也是好景不長。

第二次 濟南青年汽車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2005年,青年汽車在濟南成立濟南青年汽車,總投資約62億元,這個項目與往后的項目相比,開展還算順利。

2009年,第一輛“濟南造”蓮花轎車下線時,該公司員工人數一度達到1100多人,另據山東省商務廳2011年發布信息顯示,濟南青年2010年產量為8030輛,實現產值7.03億元,利稅2762萬元。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濟南青年荒廢的辦公樓

但是,在2016年濟南市經信委通報了19家“僵尸”企業,其中“濟南青年汽車有限公司”赫然在列,更多的信息顯示,該公司早在2012年就已經停產,那一年正好是青年蓮花與英國蓮花分手的一年。

第三次 泰安青年汽車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2005年,青年汽車在濟南建廠的同時,也與濟南旁邊的泰安當地合作,建成了泰安青年汽車有限公司,但跟濟南廠一樣,隨著青年汽車與英國蓮花的合作結束,泰安青年汽車也走向了停產。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荒廢的泰安青年廠家

根據當時的報道,泰安青年汽車在2014年停產,同時也被爆出大規模拖欠職工工資。2015年,泰安市宣布收回泰安青年汽車有限公司400畝工業用地;2018年泰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泰安青年位于泰安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一天門大街的土地使用權、建筑物及地上附屬物,進行了公開拍賣。

連云港青年汽車

2007年6月,總投資27億元、年產5萬輛輕型汽車的連云港青年汽車項目開工。

三年后的2010年,因合作失敗,江蘇連云港市收回青年汽車項目閑置土地877畝。

海寧青年汽車

連云港的項目失敗后,龐青年很快轉戰到浙江海寧。2010年5月,青年汽車集團海寧汽車新能源項目開工典禮舉行,項目涵蓋了汽車及新能源動力系統、變速箱、汽車內外飾件等產品,項目計劃總投資40多億元。

但跟青年汽車的其余項目一樣,海寧項目只支撐了兩年,到2012年6月,原本要試生產的超級電容器計劃一直沒有實施,而首輛車下線也一直沒有兌現,最終雙方一拍兩散,廠房、土地由回購,共計553.713畝。

石嘴山青年汽車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石嘴山青年汽車

在第一輛蓮花汽車下線后的2010年,青年汽車迎來了高調的擴張期,在2009年即提出了444元項目。

2010年6月,青年汽車與石嘴山市接洽,9月雙方簽約,11月完成注冊成立公司。項目預計總投資267.09億元,建設年產21萬輛重型卡車、10萬輛蓮花轎車、51萬臺大型汽車發動機項目,此外還有變速箱、鐵鑄件等汽車零部件加工、汽車玻璃等項目。

石嘴山面對著當時青年汽車超大的投資項目,同時也看到了青年汽車的規模以及龐青年頭上的企業家、浙江省人大代表的光環,于是拼盡全力滿足青年汽車的需求,當時的青年汽車在石嘴山基本上是要地給地要資源給資源。

根據合作的紀要,“為了搶占西部大開發先機,推進石嘴山產業升級和轉型”,將配給浙江青年汽車多家具有采礦權的煤礦和五處露頭煤礦生態治理工程。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石嘴山青年曼卡空無一人的車間

可結果卻是,青年汽車在進入石嘴山三年時間內,項目幾無進展,2013年廠房已經開始閑置,2014年青年汽車的更是全面撤出石嘴山。然后更為離譜的是,當時石嘴山給青年汽車項目配套的煤礦和五處露頭煤礦生態治理工程都被青年汽車轉賣,從中獲利多達10億元以上。

即便獲利如此之高,但青年汽車仍然爆出了拖欠工資的事情,這就有點過分了。

蕭山青年汽車

2010年底,青年汽車與杭州蕭山建立了合作關系,項目位于杭州江東工業園區,建設總面積達到了1500畝,一期投資36億元。2011年,青年蓮花L5轎車在該基地投產,下線儀式上,青年汽車宣布蕭山基地一期建設用地1000畝,已投入28億元。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但僅僅過去了兩年,2013年下半年,隨著青年汽車和蓮花汽車分手,蕭山基地也進入了停擺的狀態,隨后的2017年,浙江青年蓮花汽車有限公司、浙江青年蓮花發動機有限公司、杭州亞曼發動機有限公司進入破產清算階段。

杭州江東工業園區投資開發有限公司向青年蓮花汽車追償2008年至2016年3月的債務本息合計8.79億元。同期,蕭山經濟技術開發區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也在向青年蓮花汽車追償約1200萬元的借款。

2013年,伴隨著青年汽車與蓮花合作破裂,多地的青年汽車項目也陷入了困境,大多在不久之后便徹底的關閉或者破產。

鄂爾多斯項目

2011年,青年汽車以收購薩博汽車成功并在鄂爾多斯投產為條件,與鄂爾多斯市簽訂協議,投資建廠的同時,由鄂爾多斯市配給青年汽車兩項分別為6億噸和7億噸的煤炭資源。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青年汽車收購薩博失敗

但不幸的是青年汽車收購薩博汽車失敗,但青年汽車卻提前將鄂爾多斯市提供的價值13億元的煤炭資源轉手出售,并提前收取了2億元的定金,再次從中獲利。

第九次 六盤水項目

2011年,青年汽車宣布在貴州六盤水建設重型卡車生產線以及其汽車配件生產基地,項目投資為25.75億元,建設廠址位于六盤水市水城縣董地工業園區。形成年產6.5萬輛汽車的生產能力,其中重型貨車1萬輛、大客車0.5萬輛、乘用車5萬輛。

這個號稱要“改變六盤水工業格局”的項目,時至今日,除了以一條臨時生產線組裝過少量青年曼重卡以外,并沒有其他實質性進展,土地的大量閑置也引發了不少的質疑。

直至2013年,龐青年在一個媒體溝通會上表示,青年汽車已退出六盤水基地的建設,青年汽車的又一項目建設失敗。

自2005年起,龐青年13年間9次與合作均以失敗告終,但仍未被拋棄,直至2018年12月,遇到南陽,搞出水氫汽車,社會輿論才開始集中的對青年汽車以及龐青年開火,終于讓不斷擴張的青年汽車陷入泥潭。

南陽項目徹底爆出 希望是最后一個

青年汽車和南陽的合作最早可追溯到2012年,雙方更為緊密的接觸互動始于2017年,而真正的項目開始則是2018年12月28日,南陽與青年汽車的項目才開始真正落地。

雙方簽署了合作協議,擬在南陽高新區建設氫能源汽車產業園,計劃生產氫能源乘用車、商用車以及氫燃料發動機。

9次投資9次流產,青年汽車失敗值得深思

按照當時南陽市提出的市場換產業、換項目的思路,為了留住青年汽車,帶動南陽市汽車產業鏈發展,當地給出了供地1000畝建設氫能源汽車產業園,平臺出資40億元,采購氫能源汽車并協作落實氫能源大巴1000臺、氫能源物流車5000臺訂單合同等一系列承諾。

這又是一出以項目換資源的戲,不同的是這次要的不單單是投資、工業用地,還需要為產品兜底,保證生產出來的車輛有人接盤,這是何其輕松的生意啊。

但這在水氫發動機事件發生后,南陽方面立即予以否認,相關人員表示,目前只是簽了協議,很多具體事項還沒落實,同時,也否認了40億元投資的說法。小編不知道這到底是為了保存面子還是真的沒有給錢,相信這只要當事雙方才知曉。

小編有話說:

回看龐青年與青年汽車這十幾年來的發展路線,除了剛開始做的客車是踏實創業并取得成功以外,后期的青年曼重卡、青年蓮花、收購薩博等項目更像是一道幌子,用來當做全國各地的以項目建設換資源的籌碼。

對于各地的投資饑渴癥,龐青年以及青年汽車還是琢磨得很透徹的,使出的每招都能正中下懷。

但令小編好奇的是,從2005年起到2018年,中間過去13年,而青年汽車的項目投資幾乎全部失敗,為何到現在他們還能在的招商引資中得到合作,這是因為青年汽車或者龐青年太成功還是因為各地對項目投資太饑渴?(文/卡家號:postmalone)

文章標簽:
  • 分享:
條網友評論
我要評論 意見反饋
重庆时时彩360开奖数据